慕斯樱桃冰

信纸在你的心脏中央。

全是本人写的,存个档

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,可是知道了又怎样呢?
其实我性格真的好差a

我何曾束缚过人呢?我只当她是特别好的朋友,我也当我是她特别好的朋友。她有了新朋友那是很自然的事情,只是我受不了被人忘记而已。
但是我受不了归受不了,我也没说什么啊,大家隔着网线心思多了去了我也不要谁理解,我这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,四年算什么呢,如果从初中算起,高考还要挨多两年。
做朋友真的很难过,我不想要朋友了。

有的人天生就有一种能力吧!虽然一眼看过去认不出是不是本人的文字,但无论写的内容是什么,看到文字那种触动是一模一样的。

当我发现你什么都不缺的时候,我在你面前就一无所有了。

我对我的旧号念念不忘,以后就用这个号推荐划水写日记吧,旧号还是用来发文。

若有空,若有空难道可接吻?

好冷,我不想去打球。

我只是稍微听到有人说他不好,我心里就发疼,这已经不是猫爪子,是老虎爪子摁在我的大动脉上了。他何必要那么温柔来讨你喜欢呢,他谁都不在乎。

在看《星之声》,前两天去学校借《博士的爱情算式》时,在同一个书架上看到,就借了。

好少女呀,我看完了。

我背地里夸一下徐老师吧,如果不是铁友我们早在一起了。

徐老师:某些人叽叽嘎嘎的动态好烦。
我:那就别看。
徐老师:我不看怎么给你找些开心的梗?

徐老师:给你寄了礼物,记得收,正好在520了。
我:???这么提前???
徐老师:反正压时间也压不中,月底我就没钱了,不如早点买。
我:我哭了。